主页>V时生活 >我手画我身 裸得大胆潘玉良

我手画我身 裸得大胆潘玉良

2020-07-10 | 文章出自:
我手画我身 裸得大胆潘玉良 我手画我身 裸得大胆潘玉良 我手画我身 裸得大胆潘玉良 我手画我身 裸得大胆潘玉良 我手画我身 裸得大胆潘玉良 我手画我身 裸得大胆潘玉良 我手画我身 裸得大胆潘玉良 我手画我身 裸得大胆潘玉良

朋友传来近日关于位于金钟,前身为域多利军营军火库的亚洲协会的新闻报导,主要关于政府廉租历史古蹟予城中富豪作「私窦」,我记得三数年前也曾出现类似报导,与PMQ同样被富豪左手交右手的新闻一样,坊间没甚迴响;亚洲协会主席、恒隆集团董事长陈启宗回应协会是免费开放予公众的,我想如果是消闲杂誌报导成「隐世打卡热点,零蚊影尽艺术品」一定更能引起热话。的而且确,会址的花园和古蹟是免费对外开放的,中心亦时有举行不用买票的文艺活动如电影放映及讲座,虽然不是每个艺术展览都是免费的,刚好现在放的「香港赛马会呈献.春之歌:潘玉良在巴黎」画展就不用钱看了。协会内三百元一顿的午餐值不值则见仁见智,但这个展览确具客观的历史意义和观赏价值。姑且让我充一次「旅游小编」,嚮导各位观展吧。


时势造英雌 无心插柳成就多个「第一」

搜集资料时发现许多文章都以猎奇角度介绍潘玉良,而鲜有深探其艺术成就及特立独行的创作生涯。这是香港首个潘玉良个展,也是亚洲协会香港中心20世纪中国女艺术家系列第二个展览(系列首展为「香港赛马会呈献.道无尽:方召麐水墨艺术展」)。且看此系列简介﹕「虽然20世纪女艺术家的才华洋溢,但与男艺术家比较,她们的创作成就和影响力却往往未能得到应有的注视。亚洲协会香港中心遂藉此系列,透过向香港观众展示她们重要的艺术成就,提升公众对她们的认知,令她们对中国现代作出的贡献得到应有的表扬。」读过中国女权运动史就知,自1919年的五四运动至毛泽东时代奉行社会主义的「新」中国,认为压迫妇女也是阶级压迫,主张妇女参与革命能获得彻底解放,政治、社会、法律、政策均推行男女平等、同工同酬、婚姻自主等,还有男女同校平等教育,潘玉良正好赶上此班平权列车,得到艺术教育机会,驶往上海和法国的求学路上。


自此潘氏就成了很多「第一」:第一代于法国留学的艺术系学生、第一位考进意大利罗马皇家画院的华人、现代中国其中一位最早的女性艺术系教授、刘海粟也曾誉她为「中国第一代女大师」等。这展览集中展出潘氏1937年后第二度赴法时期的创作;她数百幅早年画作于1926年运回中国途中意外烧毁,临终心愿将后期创作悉数送返出生地,后由安徽博物院收藏,现借亚洲协会展出。展览分「蒙帕纳斯工作室」、「隐形城市」、「裸体绘画的争议」及「春之歌」四个展区,主题包含静态和舞蹈人像、城市和自然景观,以及最为人讨论的裸体。


懒理世俗以「肉」入画 开中国「新白描」风格

这年头描个裸体大概只会伤害到明光社,没甚幺好大惊小怪,但潘氏身处名为性别解放、实仍封建迂腐的华人社会中大剌剌以「肉」入画,理所当然就被视作「伤风败德」了。上海美专当时的人体素描课起用女体模特儿招来诽议,潘氏乾脆画自己的裸体,并大胆作为于学校首次公开展出的作品。假如创作是艺术家观照「自我」的手段、过程和结果,潘氏的画显示了其对自身性别、身份认同的探索继而肯定。她没有因为抨击而停止创作裸体画,在国内诸多受限,她就重回当初凭《裸女》获奖之地——巴黎继续闯蕩。浸润于相对自由的创作氛围中,潘氏的画笔愈见奔放,除了描画不同肤色的女模特儿外,更创新地实验结合中国水墨线描和西方油画、素描,陈独秀评其「以欧洲油画雕塑之神味入中国之白描」,并名潘氏别树一帜的画风为「新白描」。


我看潘氏笔下的裸体身态丰腴,神姿自若,多置身寻常景致,没套上当时大众对女性的审美尺度,没有雄性的凝视和物化,画中人物交流毫不彆扭,造型自信爽朗,和她拿捏精準的廓形线描同样乾净利落。裸体之外,潘氏亦多以女性日常入画,其中展出的《庭园聚会》及七副肖像,乃是其下落不明的群像《论画的友人》的初稿,仔细记录艺术家与七名女性友人讨论画作的场景。此等纯以女性活动作题的创作,均显示艺术家对女性独立自主的重视与申张。潘氏潇洒豪迈的个性也见于其鲜艳用色中,融合印象派的点描、写意水墨的撇捺和渲染,各式个性笔触,其才情真箇用肉眼才能看个通透。


潘氏再次移居巴黎时定居蒙帕纳斯,是当时以廉租、多工作室着名的艺术家聚居地,她就住在大茅屋画室旁边。蒙帕纳斯四字读来陌生,将其转成原文Montparnasse就可能更有印象。琪琪,一代巴黎艺术家的共同缪思,艺名全名正是Kiki de Montparnasse,她于1953年过身时墓上刻着「蒙帕纳斯的女皇」,是与潘氏同身处的时代、地域、文化象徵。我以往对蒙帕纳斯最贴身的体会极其只限穿上以琪琪为名的品牌内衣;看罢是次展览:许约此生「不与画商结交、不再婚、不入籍」的一代华人女性只身留洋,终其一生奋力于艺术路上书写女性历史的故事,潘玉良,于个人层面而言更为我「Queen of Montparnasse」之人选。


(原稿无题,题目为编辑所拟。)



春之歌︰潘玉良在巴黎

日期︰即日至2019年1月6日

时间︰11am-6pm(星期二至日)

   11am-8pm(展览期间每月最后一个星期四)

   逢星期一休馆

地点︰亚洲协会香港中心(金钟正义道9号)

查询︰2103 9511